高密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冥筵 第二章:六道皆猖獗(第三十五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4 18:39:02 编辑:笔名

冥筵 第二章:六道皆猖獗(第三十五)

“各位,仿古铜镜内并不是各位安身立命的地方,各位躲在仿古镜这么久,享受不到应有的人间烟火,你们甘心吗?今晚各位享用完供果后,梁师傅就会在此渡化各位……”说到这,方柏林瞥见众多阴灵中,绝大部分都呈白色透明形状,但有些却是浑身被喷了墨汁似的,上上下下乌七麻黑。

“请问这几位,你们是在地震中仙去的吗?像你们这样的在这一共有多少人?”方柏林边说边问当众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。

“这位先生真有眼力,我们这里三四百多号都是从地震中丧生的,当年德叔说要带我们去一个地方,那里可以不受拘束,自由出入阳间,既可以留在阳间享受烟火,还可以不生不灭,免堕轮回之苦,我们就跟来了…….后来,一万多人就被分配到各地,我们就被分来电视台,唉……什么享受人间烟火啊,除了过年过节有点香火外,平常连枝香都没有,苦啊……”大叔边说边捞起一个蛋糕,拼命用鼻子去嗅。

“原来鬼是这样吃东西的

?”阿茶不禁凑上前去瞧个清楚。

“阿茶别靠太近,这叫‘触食’,鬼只要触碰和嗅觉就可以吃饱的。”方柏林边说边向阿叔抛去一个苹果。

大叔一把接住,说了声‘谢谢’,然后低头一阵猛嗅。

“大叔,我刚刚问你,像你这样的在地震中罹难的,一共有几位?”方柏林随手又扔了一个生鸡蛋过去。

大叔一见两眼放光,双手接过连声道谢“好久没吃鸡蛋了……哦,刚刚你问我还有多少跟我一样的对吧?这里大概也就三四百吧。”说完捧着鸡蛋,低头深吸一口,然后闭上眼一副陶醉的样子,良久呼出一口气“正点啊,好久没吃过鸡蛋了。”

“大叔,你真是戏精啊,人家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在吸*呢。”阿茶指着那个大叔‘诘诘’娇笑。

梁明达也凑过来一起打趣那个大叔,在场的人都看得出,梁明达对阿茶有意思,但看阿茶对他的态度,都感觉梁明达应该没机会了。

大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了。

“明达,你回来做我的护法,等他们吃饱了,全部要上路。”梁军旗也看出儿子的心思,一来他觉得阿茶未必喜欢自己的儿子,二来阿茶还是高三学生,年纪还小。三来知道自己儿子面皮薄,若被阿茶拒绝,肯定会伤心不已。当下打算尽快完成法事,早带儿子回家。

“你还有见过德叔吗?他长什么样?”方柏林又问大叔,遗憾的是,大叔茫然地摇摇头。

方柏林想想又继续问“大叔,你知道其他罹难的都去哪儿了吗?”

大叔想想摇摇头。

方柏林想想算了,就柔声说“你把那四百多跟你一起遇难的朋友全部叫过来享受供品,一个也不能少啊,你们再不去阴间报到。真的会魂飞魄散的,历来人鬼殊途,你们不应该偏信那个什么德叔的话。早点去阴间报到,或许已经重新做人了。”说完轻轻叹了叹。

“先生,谢谢你了,请问怎么称呼你?”大叔向着方柏林一鞠躬。

“别客气,我姓方,也算是……道家弟子。”方柏林咬了咬牙。

法坛上的梁军旗清清喉咙开始诵“太上开科教,神光烛慧灯。符颁丰都府,摄汝离幽冥,齐赴青华会,称念救苦尊。太上救苦法科传,三界通行度众生,若要众魂离地府,出坛破狱称天尊。举丰都赦罪天尊。步虚超度三界难,地狱五苦解,悉皈太上经,静念稽首礼。举九幽拔罪天尊。吊挂亡魂拔度南昌宫,南昌宫里放祥光。祥光照彻通幽府,幽府惊动十冥王。冥王大赦诸罪魂,罪魂从此返仙乡。仙乡快乐无地狱,地狱今朝化天堂。香供养慈光接引天尊。功说东极妙严宫,现百亿光中之像。北都泉曲府,列诸天地狱之司。冥官执宪以典行,慈父寻声而救苦。举太乙救苦天尊。”诵毕,梁军旗持法鞭向着前方的地上打了三鞭。

“他在干嘛?”阿茶咬着苹果,轻声在方柏林耳边问。

“这个就是道家的‘破地狱’仪式,意思帮阴灵鬼魂打开鬼门关,另外也有催促上路和立威之意……你怎么吃起来了?那些是给外面那些……准备的,你要准备的是,帮梁叔忙起坛护法。对了,到现在,还没发现高孝文躲在哪儿?”方柏林看着阿茶吃得正香,不由得得又好气又好笑。

“还剩几口就吃完了,放心吧大叔,只要他还在这个停车场就一定能找出来。”阿茶信心满满。

“我怎么发现你这么能吃啊?一天都不停嘴,别吃了,去准备准备吧,赶紧送走这班大爷吧。还有六千多阴灵在阳间,都不知道躲在哪儿?看来我还得继续瞎忙啊。”方柏林指了指她手里的苹果,鼻腔里重重地喷出一股气。

说完走到法坛一侧,左脚往前一伸走了个‘五行超脱罡’,边走边左手包右手,两手心向内,左手大指掐右手子纹,右手大指掐右手午纹,此乃太极指。嘴里急念《解怨咒》:晨昏运度,耀明古今。万类受禀,结化成形。冤业误染,三世相侵。正一之气,解免冤魂。闻之即散,听之离分。天丁甲卒,扶护无倾。速生速免,各得安宁。元皇符命,时刻不停。急急如律令。

由于该咒需连念七遍方能生效,所以方柏林吐气纳息、虚空凝神、力求达到最佳境界。

“方先生,梁师傅,我们先去了,有机会投胎转世,定当结草衔环感谢各位的德重恩弘。”大叔说完,率领四百多地震中罹难的阴灵一齐向众人鞠躬,众阴灵消失在香烟袅绕、隐韵之音、诸天遥唱中……

“各位,请吧……”梁军旗烧了路引,甩开法鞭大叫一声“上路…….”紧接念《召酆都將咒》:酆都號令,萬神咸聽。上至九天,下至幽冥。吏兵猛將,有令敢停。拒逆違命,法有常刑。急急如律令。他此举是为了震慑所有阴灵不得再生妄念。

众阴灵中确有不想报到的,但看到梁军旗把法鞭甩得‘啪啪’响,心下不禁发怵,人都是随大流的,鬼也一样。看到没人有异议,又没有人领头反对。想想呆在这里,也是饥不裹腹,干脆大伙儿到下面看看,也好有个照应,当下都默不作声跟着走,个别阴灵想到了这一去,祸福难料,不禁悲从中来,发出‘嘤嘤’的抽泣声。

‘爱蜥’等得有点不耐烦了,跃上法坛,竖起它那身火红的皮毛,呲开嘴,露出白森森的牙齿,发出‘噬’的一声,吓得那些阴灵赶紧个跟个的来到法坛。

“阳间了无牵挂,尽皆安心上路”梁军旗甩开法鞭,连连击打地面。

在情愿与不情愿中,整个停车场的阴灵与怨魂都一一到地府报到了。

这时候,高孝芯走到方柏林身边轻声问“方先生,刚刚怎么不见我弟啊?”

“他还躲在停车场,你听听他在哪里?”方柏林指了指停车场。

龙纪纲安排警察移走了停车场那些碰在一起的车,给停车场腾出一个道。然后走到方柏林身边轻声说“师叔,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方柏林点点头“会的。”随后又让梁明达父子和阿茶放出‘探山鼠’,一起寻找高孝文的踪迹。

“听出来了吗?”方柏林问旁边的高孝芯。

“差不多了,他好像在一个半密封的空间了。”高孝芯凝神仔细再听了一会儿肯定地说。

“半封闭的空间?会是哪儿呢?”方柏林沉吟着。

“阿茶,你看到高孝文了吗?”方柏林扯着嗓子在喊。

“看到了,好像在一辆车里。”远处传来阿茶的声音。

密封的空间,车里…….对哦,应该在停车场哪一辆车上呢?方柏林掏出在上面编写了几个字‘你知道你弟弟的车停在哪儿吗?车牌号是多少?’给高孝芯看。

高孝芯点点头,在上按了几个字交给方柏林,方柏林点点点头随手转发给阿茶。

当下方柏林带着高孝心左转右转,“就那辆”高孝芯指了指前面一辆‘别克’GL28。方柏林很难想象,以高家过千亿的身家,高家二公子开的居然是三十万不到的车。

“确定吗?”方柏林心里一阵踌躇。

“是的,这是我送他的生日礼物,告诉你吧,高家的人都很节俭,因为我们不是暴发户,这是我爸在我们很少的时候经常对我们姐弟说的一句话。”高孝芯掠了掠耳边的短发。

方柏林看到阿茶和梁明达也到了,就拿出一道符指了指那辆别克。阿茶和梁明达明白了,掏出了符。

漳州妇科医院

惠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
遂宁治疗卵巢炎费用

漳州妇科医院哪家好

惠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
小孩便秘怎么马上通便
孩子便秘
孩子便秘拉不出来怎么办
婴儿便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