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密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七十七章猎杀序幕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34:32 编辑:笔名

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七十七章猎杀序幕

“青叶

......”张潮回想起这一个月以来,每天蹲在门口眼巴巴地等着自己回家的小白狐狸,忍不住攥紧了拳头。

这一刻,他的杀机无比的森然。

狂暴的气流掀起了他许久未曾剪过的长发,在丛林中猎猎如同旗帜。

他就仿佛一只亘古存在的野兽,在茂密的枝叶林木中肆意地穿行,狂风在耳边呼啸,怒火在胸中燃烧。

“我是,猎人——张潮。”他的黑发纷飞犹如群魔乱舞,“那么,今晚,猎个痛快!”

此时,正是落日西垂时,一片红天,充满了肃杀之气。

......

“大哥,累死我了,你说那个猎人还能追上来吗?”莫里斯张开大嘴剧烈地喘着粗气,腰间系着的口袋偶尔孩子扑腾扑腾两下。

“别小看任何一个亚美罗的猎人。”拉乌卡额头见汗,低声道,再次加快了速度。

卡时特拍了拍莫里斯的肩膀:“快走吧,到了地儿,咱们把小狐狸转手一卖,到时天高任鸟飞,你我兄弟三人天下之大,有钱哪里还去不得?”

......

张潮冷着脸,从一只巨型豺狼的身边冲过,霎时,巨狼扑街,一道血柱喷洒而出,却连他的衣衫都沾染不上。

他并不知道去往黑市的具体路线,更不知道哪条路比较安全,所以他选择的是最近,也是野兽最密集的地方。

“挡我者死!”张潮露出了惨白的牙,在逐渐照耀下的月光下如同一只恶魔,发出来自地狱的咆哮。

瞬间,又一只豺狼倒地,掀起一片灰尘。

“嗷——”越来越密集的狼嚎声响起,张潮却充耳不闻,因为无论是谁,无论有多少敌人,此时只要出现在他的面前,唯一条死路可选。

......

“老大,我们到了。”莫里斯欣喜道。

拉乌卡微微松了一口气,回头看去,发现并无追兵,连忙招呼两个兄弟向高高的寨墙走去。

“什么人?”守卫的是两个高大的披着银光铠的士兵,那一身盔甲在月光下熠熠生辉,烨然若神人。

拉乌卡按捺住心中的羡慕之情,点头哈腰道:“普斯理将军,查本将军,是我和我的两个兄弟。”

花花轿子人抬人,不过是精英士兵的两个卫兵,闻言也不由地笑开了花。

“原来是你们三个,进去吧,记得缴税。”一名士兵哈哈大笑道。

三人连忙千恩万谢,沿着缓缓打开了一条门缝的寨门走了进去。

“诶,查本,你看这仨小子急冲冲的,莫不是得了什么好处?”普斯理摸了摸下巴,对同伴使了个眼色。

查本嗤笑:“区区几个低等猎人,能拿到什么好东西,就算对他们而言是天大的宝贝,换到我们手里,还不如一把章师傅打造的亮银刀。”

普斯理点了点头,深表赞同:“没错,咱们跟这帮炮灰可不是一个档次的人,若是还有图谋,既费时又费力,还拉低了咱银色卫队的档次。”

查本哈哈大笑:“没错没错,咱们跟这帮炮灰可不一样。”

实际上他们两人还是有些眼馋,不过银色卫队的大佬治军极严,为了笼络这些来自各地的猎人为他们敛财,颇下了一番功夫,他们两个小兵可不敢破坏了二者之间的关系。

“站住!什么人?”普斯理突然怒喝道,说着还拔出了手中的长剑。

查本连忙看去,发现只是一个穿着麻衣的普通猎人,心下放松,也开始怒喝,打算抖抖威风。

张潮很平静地抬起了头,在寨墙上扫视了一眼,随即问道:“这里就是黑市?”

查本刚要说话,就发现自己的同伴已经怒吼出了声:“混蛋,是我们问你还是你问我们?”

查本微微懊恼,普斯理每次都当自己是老大,弄的自己跟个小跟班似的,颇没面子。

却发现,一道寒光闪过,自己的脸上沾满了温热的液体,惊骇之间伸手一摸,发现那赫然是一滩血迹,再看一眼身边的普斯理,居然已经身首异处了。

他两腿一软,正要拔剑,就听见一道如同恶魔般的声音响起:“我再问一遍,这里是黑市?”

“是,大人,这里就是黑市。”被张潮一吓,查本连忙反应过来对方绝对不是自己所能惹得起的,连忙跪倒在地大声应道,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张潮才是他的顶头上司。

“刚才,你有没有看到一伙人,抓了一只白色的狐狸进去。”张潮抬起剑,剑尖对准了他的喉咙。

查本惊骇欲绝,连忙摇头:“没有看到什么白狐狸......”却见张潮居然是不管不顾,已然将剑向前递进了一步,连忙改口道:“不过小的看见了三个低级猎人,刚刚从这里进去。”

“带我去找他们。”张潮收起了剑,大步迈开。

查本面色一苦,跟在张潮的身后,一只手却是在打开寨门的时候悄然间扣动了一个机关。

与此同时,在银光卫队的校场,一个高大魁梧的银甲将军脸色一变。

“呵呵,有意思,居然又有人来送死了。”

他仰起头,大喊道:“全体集合,咱们杀人去了!”

......

查本带着张潮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穿行着,这里作为某个神秘势力发展起来的黑市区,笼络了大批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猎人,汇聚了不少的商队,比起繁华的亚美罗镇大集市恐怕都差不太多了。

张潮跟着查本前行着,突然间面色一寒:“你在耍我?”

查本腿脚一软:“怎......小的怎么敢?”

张潮冷笑:“这条街沿着刚才走过的地方有着起码三种方式能够直接过来——如果不是你在带着我兜圈子,那么你就是在耍我?”

“而这两点,无论哪一条,都足以成为我杀你的理由。”

查本还想辩解,就发现自己的视角一变,赫然是看见了一具无头尸体正在呼呼喷血——他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,他已经死了。

“好快的剑......”

这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个想法。

朔州治疗卵巢炎方法
宝鸡治疗男科医院
济南牛皮癣
朔州治疗卵巢炎费用
宝鸡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